成功案例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成功代理某故意傷害案(判緩刑)

時間:2013-6-20 21:07:34  作者:  來源:  查看:476  評論:0
內容摘要:作者:李燚律師  案件簡介:  被告人A對受害人M實施故意傷害行為,造成M輕傷。該案件由于被告人A身份特殊,媒體在事發第一時間對該案進行了大量報道。  接受委托:  受被告人A委托,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李燚律師負責代理本案,依法履行職責,承擔辯護任務。  律師工作:  一、辯護...
作者:李燚律師

  案件簡介:

  被告人A對受害人M實施故意傷害行為,造成M輕傷。該案件由于被告人A身份特殊,媒體在事發第一時間對該案進行了大量報道。

  接受委托:

  受被告人A委托,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李燚律師負責代理本案,依法履行職責,承擔辯護任務。

  律師工作:

  一、辯護人在被告人A已認罪的情況下,作出獨立辯護。

  作為辯護人,對被告人A認罪悔罪的行為表示理解,也對被告人A實施故意傷害行為本身不持異議,但出于對整個案件的理解,作出獨立辯護,認為被告人A不應構成故意傷害犯罪。

  被告人A對M某實施了故意傷害行為,這個問題不容置疑。但是否能斷定被告人A造成了M某的輕傷,辯護人有不同觀點:

  首先,本次糾紛發生過程中,參與打架的當事人共有三位,分別為M某、被告人A以及B某。其中被告人A和B某均對M某實施了傷害行為(詳見2011年5月16日M某第一次詢問筆錄、2012年3月21日詢問筆錄),2011年5月14日出版的報紙上M某也陳述兩個人對其實施了故意傷害行為。因此,無法斷定M某輕傷系被告人A故意傷害所造成。

  其次,過程中,B某也作為犯罪嫌疑人,分別于2012年4月13日、2012年8月6日兩次接受詢問。

  第三,事發后第一時間2011年5月16日在江蘇省人民醫院,M某第一次詢問筆錄中,M某陳述是B某多次、長時間掐住其脖子,還打了一拳,并且還將M某推倒在路崖的花壇。警方詢問M某“你認為你的傷是如何造成的”,M某陳述“根據我的判斷推測應該是一開始高個子中年男子過來掐著我的脖子將我按在我的車門里導致我一口氣閉住未喘過來”,即M某在事發后第一時間即指認其傷情系B某所造成,而并非是本案被告被告人A。

  第四,被告人A2011年5月12日事發當庭詢問筆錄陳述擊打的是M某的左肩部,B某當天的詢問筆錄也陳述被告人A擊打的是M某的左肩部,而事發后第一時間2011年5月16日M某也陳述被告人A擊打的是M某的肩后面。并且M某第二次詢問筆錄還陳述B某踢了其兩腳。

  第五,2012年3月29日,M某也陳述要追究被告人A、B某兩人刑事責任,足見兩人參與實施傷害行為,確實無法斷定系被告人A一人造成M某輕傷后果。

  第六,鑒定報告對于擊打左肩部造成肺挫傷的因果關系,用詞為“可能”,并非必然,并且有兩個先決條件,分別為“力量較大”、“擊打部位偏向胸部”。結合前面所述,兩人實施擊打行為,且大量證據證明被告人A擊打部位為左肩部,并非偏向胸部,故此不能斷定被告人A個人造成M某肺挫傷。

  第七,起訴書顯示,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于2012年10月27日、2013年1月11日兩次退回偵查部門補充偵查,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由此印證,本案確實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檢察院之后補充的兩份證據,其中詢問筆錄中M某大量陳述明顯與事發當時的陳述不符,也與被告人A、B某等人陳述不符,屬于為了單獨追究被告人A故意傷害行為而修改的證詞,不應被采信。

  根據刑事法律基本原則,疑罪從無。

  二、辯護人提出:被告人A行為應被認定為自首。

  首先,起訴書已認定被告人A于案發當日自動投案。

  其次,2011年5月12日事發當天,被告人A在未接受公安機關訊問、公安機關未采取強制措施前,在詢問過程中即如實向公安機關供述了自己對被告人馬其剛事實故意傷害行為的全部過程,應認定為自首。并且在2011年5月12日、5月13日、5月17日、6月20日四次詢問過程中,被告人A對于故意傷害的主要過程均如實供述,前后一致。

  按照我國刑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辯護人認為,被告人A行為構成自首,并且犯罪較輕,應減輕或免除處罰。

  法律依據如下:

  第一,根據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規定:自動投案,是指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或者雖被發覺,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訊問、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主動、直接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法發〔2010〕60號),開篇表明該意見系“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規定,對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提出如下處理意見”。后又規定“根據《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的規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應當視為自動投案”,自始至終認可1998年《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的有效性及權威性。

  三、辯護人提出:M某有一定過錯,且事出有因,被告人A實施故意傷害行為,并非情節嚴重,也并非后果嚴重。

  第一,本次糾紛事出有因,整個矛盾和糾紛起因是B某與M某因瑣事發生爭吵并進而動手(M某第一次、第二次詢問筆錄中均已表明,且B某事發當天的詢問筆錄也承認)。而被告人A是在前面兩人動手之后,在勸架過程中進而與M某發生糾紛。因此,較之普通故意傷害犯罪,被告人A行為情節并不嚴重,后果也并不嚴重。

  第二,M某先動手,被告人A后動手。被告人A第一次詢問筆錄陳述M某先踢了自己一腳,然后自己動手。B某第一次詢問筆錄陳述M某先踢了被告人A的襠部一腳。M某第一次詢問筆錄也承認“年輕的司機撲過來,我就本能的朝對方踢了一腳,但是沒有踢到”。由此可見,M某先踢人被告人A后動手,應當予以認定。

  第三,2012年4月13日調解協議書陳述“雙方廝打”,被告人A、B某、M某三人均予以承認,并簽字。故M某確實也有過錯,被告人A實施故意傷害行為,確實事出有因,也并非單方故意傷害行為。

  四、辯護人提出:被告人A無任何前科劣跡,系初犯,主觀惡意不大,并且當庭認罪,態度較好,認可起訴書查明的全部犯罪事實,并未糾纏細節,并且深刻認識到自己行為的后果,屬于坦白行為,認罪態度好,請求給予從輕處罰。

  五、辯護人提出:被告人A多次表示悔罪,并積極籌款,業已取得受害人諒解,應對被告人A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首先,2011年5月13日事發第二天,被告人A在接受詢問時即表示“當時不應該沖動,我愿意支付他一部分醫療費”,表明其主觀惡意不大,第一時間愿意賠償。

  其次,案發后被告人A已實際支付M某醫療費和補償等合計33000元。

  并且,本次開庭前被告人A已與M某達成民事調解,又另行支付5.5萬元給M某,合計已支付8.8萬元賠償(含醫藥費)。被告人A家庭確實極為困難,四處借款對于M某予以補償,確實難能可貴,并且業已取得M某諒解,請求法庭予以重點考慮該情節。

  六、辯護人提出:被告人A家庭極為困難,請求法庭挽救教育為主,懲罰為輔。

  ……整個家庭極為苦難。希望法庭以挽救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給被告人A一個重新改過的機會,對其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七、在辯護人建議下,街道社區出具書面證明,證明被告人A一貫表現和家庭收入等。被告人A工作單位也出具了相關工作表現證明。被告人A對于本次糾紛也非常懺悔,也寫了書面悔過書,對其行為表示真誠懺悔。并且,在辯護人的建議和共同努力下,相關司法所也為被告人A開具了幫教證明。

  辯護人認為,“寬嚴相濟”司法理念以人本主義作為主導思想,充分重視民主和人權,現階段刑罰的作用已從懲罰、報復轉變為教育、感化。因此,“寬嚴相濟”的司法理念既保護了被害人的利益,也保障了被告人的權益,通過平衡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國家之間的關系,實現社會和諧。本案中,被告人A由于文化知識淺薄,年輕氣盛,加之對法律的無知,致使本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在兒立之年。考慮被告人A具有多項從輕、減輕情節,且被告人無論在“主觀惡性”、“行為手段”、“情節后果”、“人身危險性”等方面均非常輕微,請求法庭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體現“寬嚴相濟”的司法理念,給被告人A一個機會,對其從輕發落,免于刑事處罰。

  最終判決:

  經過辯護律師對案件的深入研究和把握,以及大量的辛勤工作,最終法院采納辯護律師意見,對被告人A判處緩刑。律師工作得到認可,感到欣慰。


相關評論
問問律師網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   工傷賠償  |   南京律師網  |   12346網址  |   廣西律師  |   法詢在線  |   找法網  |   合同網  |   云南律師  |   法律熱線  |   虛席以待  |  
Copyright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皖ICP備12007021號-12  咨詢熱線:15251840888  免費法律咨詢

海南体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