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成功代理蔣某等出售假幣案(減輕處罰)

時間:2013-6-13 22:02:25  作者:  來源:  查看:338  評論:0
內容摘要:  蔣A某等出售假幣案  欽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2)欽刑二終字第61號  原公訴機關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黃某,因涉嫌犯出售假幣罪,于2012年3月5日被欽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依法逮捕。現羈押于欽州市第一看守所。...

  蔣A某等出售假幣案

  欽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2)欽刑二終字第61號

  原公訴機關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黃某,因涉嫌犯出售假幣罪,于2012年3月5日被欽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依法逮捕。現羈押于欽州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蔣A某,因涉嫌犯出售假幣罪,于2012年3月5日被欽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依法逮捕。現羈押于欽州市第一看守所。

  原審被告人蔣B某,因涉嫌犯出售假幣罪,于2012年3月5日被欽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依法逮捕。現羈押于欽州市一看守所。

  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人民法院審理靈山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犯出售假幣罪一案,于2012年7月4日作出(2012)靈刑初字第230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黃某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欽州市人民檢察院代理檢察員覃芬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黃某及其辯護人韋堅毅,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被告人蔣B某得知有人想購買假幣后,便通過被告人蔣A某聯系購買面值為100元的總額為200000元的假人民幣。被告人蔣A某又通過被告人黃某聯系購買。2012年3月3日,被告人黃某從廣東省東莞市虎門鎮購買面值為100元的總額為200000元的假人民幣。同月5日15時許,當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在靈山縣靈城鎮江南路“國鵬賓館”8607號房內與勞玲等人進行交易時,被接報趕到的欽州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民警當場人贓俱獲。公安民警當場扣押了面值為100元的總額為200100元,計2001張的人民幣可疑物。經中國人民銀行欽州市中心支行鑒定,公安民警扣押的面值為100元的總額為200100元,計2001張的人民幣可疑物中有1994張屬于機制假人民幣,中國人民銀行欽州市中心支行對鑒定出的機制假人民幣予以沒收。案發后,欽州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將扣押的面值為100元的7張人民幣可疑物移送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總隊。

  以上事實有書證:接受刑事案件回執單,查獲經過,偵查說明,搜查筆錄,扣押物品清單,中國人民銀行欽州市中心支行鑒定書,人民幣沒收收據,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總隊回執,國鵬賓館預收款收據,燕和旅社住宿登記卡;證人勞玲的證言;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的供述,現場照片,指認照片;戶籍證明等證據證實。

  關于公訴人指控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出售假人民幣200100元的意見,以及被告人黃某的辯護人提出黃某的犯罪行為情節輕微,案件從始至終一直在公安機關的掌控之中,屬于犯罪未遂,被告人黃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辯解意見。一審法院評判如下:經查,欽州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民警扣押了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欲進行交易的面值為100元的總額為200100元,計2001張的人民幣可疑物,但只將其中的1994張委托中國人民銀行欽州市中心支行鑒定,經鑒定均為機制假人民幣,而對另外7張則沒有經過鑒定部門的鑒定,沒有充分證據能證實該7張人民幣可疑物為機制假人民幣。因此,認定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出售的假人民幣應為1994張,面值199400元。另外,沒有證據證實公安機關事前知道被告人黃某將進行假幣交易,公安民警在接到報警后,才當場將正在交易的被告人黃某抓獲,被告人黃某的行為已構成犯罪既遂,因此,對辯護人的上述辯解意見,不予采納。

  原判認為,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明知是偽造的假幣而出售,數額巨大,他們的行為均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出售假幣罪。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在出售假幣的共同犯罪過程中,均積極參與,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依法應按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進行處罰。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自歸案后直至庭審過程中,均能如實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實,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偽造貨幣等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七條的規定,判決: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均犯出售假幣罪,判處三被告人各有期徒刑八年,并各處罰金人民幣200000元。

  宣判后,被告人黃某不服,上訴稱,他和蔣A某、蔣B某與購買假幣人勞玲約定在某賓館交貨,但在未能著手進行交易的情況下,就被公安機關監控和及時抓獲,因此,他和蔣A某、蔣B某出售假幣的行為未遂,原審判決按既遂處罰,量刑過重。上訴人已經坦白認罪和悔罪,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其辯護人也提出了相同意見。

  欽州市人民檢察院出庭的檢察員認為,原判認定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心翁犯出售假幣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心翁與要購買假幣者勞玲及勞玲帶來的一名買主只到過約定的交易地點國鵬賓館,雙方對假幣未實際交接和付款就被公安人員抓獲,即雙方買賣假幣行為未完成,屬于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在共同犯罪中三人所起的作用相當,均是主犯,應按他們參加的全部犯罪處罰。鑒于本案屬于犯罪未遂,建議二審法院依照本案犯罪的事實、情節,依法改判上訴人黃某和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的刑期。

  經審理查明,原判認定原審被告人黃某、蔣A某、蔣B某犯出售假幣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二審期間,三原審被告人及辯護人均沒有提出新證據,因此,本院對原判認定的事實和證據予以確認。

  對于上訴人黃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經查,根據本案的證據證實,公安機關通過他人的舉報,已事先掌握了原審被告人蔣B某等人將與勞玲及其帶來的“老板”在靈山縣國鵬某房間進行假幣買賣交易的線索。當黃某、蔣B某、蔣A某與買主在約定地點驗貨后,雙方未交接貨和付款的情況下,被公安人員當場抓獲。屬于由于意志之外的原因,雙方買賣假幣的行為未能實施完成即未得逞,屬于犯罪未遂。對于未遂犯,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減輕處罰。因此,上訴人及辯護人提出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認為,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明知是假幣而出售,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出售假幣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都積極參與實施出售假幣的犯罪行為,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依法應按其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在進行出售假幣犯罪過程中,由于意志之外的原因沒有得逞,是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減輕處罰;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從輕處罰。原判認定三原審被告人犯出售假幣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唯認定三原審被告人屬于犯罪既遂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糾正。根據上訴人黃某、原審被告人蔣A某、蔣B某的犯罪事實、情節、社會危害程度及其犯罪未遂的情節,本院決定對其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二)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二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偽造貨幣等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人民法院(2012)靈刑初字第230號刑事判決;

  二、上訴人黃某犯出售假幣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5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從2012年3月5日起至2016年9月4日止);

  三、原審被告人蔣A某犯出售假幣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5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從2012年3月5日起至2016年9月4日止);

  四、原審被告人蔣B某犯出售假幣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50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即從2012年3月5日起至2016年9月4日止)。

  以上判決各項罰金,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繳納。逾期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譚玉強

  審 判 員  秦平生

  審 判 員  黎 剛

  二O一二年九月八日

  書 記 員  劉 蔚


相關評論
問問律師網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   工傷賠償  |   南京律師網  |   12346網址  |   廣西律師  |   法詢在線  |   找法網  |   合同網  |   云南律師  |   法律熱線  |   虛席以待  |  
Copyright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皖ICP備12007021號-12  咨詢熱線:15251840888  免費法律咨詢

海南体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