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資訊

河北高院開庭再審王書金案

時間:2013-7-13 23:59:46  作者:  來源:轉載  查看:334  評論:0
內容摘要:  7月10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繼續開庭審理王書金故意殺人、強奸上訴案。庭審持續了三個半小時。庭審結束后,法庭宣布擇期宣判此案。  6月25日,河北高院曾在邯鄲中院開庭審理此案。庭審中,辯護人提出對檢察員出示的證據需要做相關的庭審準備工作,法庭認為符合法律的...

  7月10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繼續開庭審理王書金故意殺人、強奸上訴案。庭審持續了三個半小時。庭審結束后,法庭宣布擇期宣判此案。

  6月25日,河北高院曾在邯鄲中院開庭審理此案。庭審中,辯護人提出對檢察員出示的證據需要做相關的庭審準備工作,法庭認為符合法律的規定,予以準許。休庭后,控辯雙方對相關的證據進行了核查。合議庭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依法保障了控辯雙方查閱、摘抄、復制王書金案的全部證據材料。此次開庭,控辯雙方對有關證據進行了質證。

  在今天的庭審中,法庭繼續對王書金上訴提出構成重大立功中所涉殺人、強奸的事實分別進行法庭調查(涉及強奸事實部分的法庭調查未公開審理)。檢察員先后出示了石家莊西郊強奸殺人案被害人尸體檢驗報告、現場勘查筆錄、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以證明石家莊西郊強奸殺人案并非王書金所為。控辯雙方分別針對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并進行法庭辯論。

  王書金的辯護人提出,現場勘查筆錄在形式上存在沒有現場見證人簽名等問題;尸檢報告法醫沒有簽字只有蓋章,同時沒有顯示被害人是由于哪種原因導致窒息死亡;現場尸體照片看不出圍繞被害人頸部的花襯衣顏色等,花襯衣照片是彩色的,與其他照片不一致。

  辯護人還提出,王書金對石家莊西郊殺人案的供述是在沒有外界信息來源的情況下作出的,王書金對犯罪現場的描述與現場勘查筆錄等吻合,而檢察員提出的王書金供述與現場勘查、尸檢報告等證據存在的矛盾,只是本案的細節問題,不對此案系王書金所為的事實發生本質影響;上訴人對被害人尸體是否全裸的描述是認識問題,對本案沒有實質影響;尸檢報告結論不準確,是在缺乏解剖的情況下作出的;關于作案時間,檢方出示的證人證言都是對時間的推論;關于身高問題,檢察員只是依據尸體的長度,而并不是被害人的實際身高;現場勘查筆錄系當年8月11日的勘查,與案發時間隔了6日之久;根據尸檢報告被害人系窒息死亡,與上訴人供述一致,且尸檢報告中未曾提到開胸檢驗,無法確定被害人胸部是否有骨折;王書金供述的時間與證人證言陳述時間一致;上訴人對于現場的鑰匙供述,與卷中的證據吻合;上訴人還指認了死者衣物藏匿的現場;檢方沒有提供證據表明上訴人在案發現場圍觀。總之,應當針對上訴人王書金對石家莊西郊犯罪事實依法予以認定,上訴人王書金具有重大立功表現。

  檢察員發表意見認為,經過對證據的綜合審查,不能排除王書金曾經到過案發現場,了解案件的部分情況。第一,王書金有在案發現場附近打工的經歷。第二,王書金在石家莊西郊工地打工期間,正值盛夏,午休時經常在工地周圍活動,其熟悉案發現場周圍的環境、道路、地形。第三,王書金知道其打工地附近發生過殺人案件,公安機關也曾向王書金了解過有關情況。第四,被害人的衣物、尸體是被害人親友發現的,被害人從死亡到公安機關的介入,案發現場始終是一個開放性的現場。第五,王書金在石家莊西郊案被害人尸體被找到后,仍在石家莊西郊工地打工。因此,不能排除王書金到過現場,了解案件的部分情況。辯護人所提王書金是在沒有任何外界信息來源的情況下所作的供述,并不客觀。

  檢察員還認為,第一,上訴人王書金關于被害人身高的供述與事實不符,上訴人多次供述,“我與被害人身高差不多”,但根據現場對尸體的測量和證人余某的證言,被害人的身高跟王書金供述差距近20厘米。另外上訴人在當庭及以往供述均稱,此次對被害人進行強奸殺害,是之前兩次觀察、看到過被害人的,按上訴人所述,此次犯罪不是突發犯罪,而是多次觀察被害人后有預謀的犯罪,由此其對被害人的身高應有基本準確的判斷。第二,作案時間問題。被害人父親、丈夫、同事好友的證言均證明,被害人是在1994年8月5日下午5點多下班以后被害的,檢察員出示的全部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據體系。而王書金始終供述其作案的時間是中午一點半左右,作案后回到工地,工友們還在午休。第三,上訴人王書金供述的作案手段與尸檢報告不符。法醫對死者的傷情進行檢驗是尸檢的基本必經程序;尸檢報告中記載被害人康某胸腹部皮膚完整未發現明顯損傷,沒有鑒定出被害人骨折。上訴人王書金多次供述用雙腳跺被害人胸部,上次庭審中還供述,怕被害人不死,雙腳跳起跺了被害人胸部,聽到了被害人肋骨骨折的聲音。第四,上訴人王書金關于尸體特征的供述與現場勘查、尸檢報告不符。現場勘查、尸檢報告顯示被害人頸部纏繞花襯衣,上身穿有白背心。上訴人王書金至今從未供述在被害人尸體頸部纏繞有花襯衣的情節。特別強調,花襯衣是整個案件核心的、關鍵的、最為隱蔽的證據。這些只有真實作案人才能供述和知曉的情節。發現并辨認康某尸體的余某,同樣沒有發現康某頸部纏繞的花襯衣。第五,關于記憶問題。王書金供述在廣平的兩起案件,對離開現場時被害人尸體及現場狀況,與當時公安機關的現場勘查、尸檢報告存在高度吻合性。上訴人王書金一直想說清石家莊西郊殺人案件,卻供述不出花襯衣的情節。能夠供述出自行車的方位,甚至能夠看到現場遺留的鑰匙,雖然鑰匙的部位與現場勘查不一樣,但鑰匙是開放現場的客觀、可視的證據,且不說上訴人王書金供述的位置正確與否,對圍繞在被害人頸部的花襯衣,王書金卻始終無法作出供述。

  檢察員提出,現場勘查筆錄中確實沒有見證人的簽名,形式上存有小的瑕疵,即使有小的瑕疵,也不屬于非法證據排除范圍。關于辯護人提出尸檢報告只有法醫蓋章沒有簽字不合法的問題,檢察員認為,蓋章與簽名效力相同,不違反法律規定。檢察員出示的尸檢報告明確顯示,1994年8月11日13時許,在案發現場對尸體進行檢查,發現尸體頸部纏繞花襯衣。同時現場勘查顯示,頸部有玉米秸稈,現場提取襯衣一件,也就是說花襯衣是案發現場偵查人員依法提取,同時進行拍照固定的。

  檢察員綜上認為,不能認定石家莊西郊強奸殺人案系王書金所為,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學者、律師、新聞媒體記者和邯鄲各界群眾200余人旁聽了庭審,張煥枝(聶樹斌母親)也旁聽了庭審。


相關評論
問問律師網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   工傷賠償  |   南京律師網  |   12346網址  |   廣西律師  |   法詢在線  |   找法網  |   合同網  |   云南律師  |   法律熱線  |   虛席以待  |  
Copyright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皖ICP備12007021號-12  咨詢熱線:15251840888  免費法律咨詢

海南体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