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章子欣,不幸遇見的究竟是一對什么樣的租客?

時間:2019-7-15 16:02:26  作者:  來源:微信公眾號沒藥花園(ID:moyaohy)  查看:132  評論:0
內容摘要:  這幾天身邊的人都在討論章子欣失聯這個撲朔迷離的案件。我也讀了好多報道和網上的討論。    結合媒體報道和從其他渠道獲知的一些信息,談一下我的想法。    1    根據象山警方發布的通報,梁某華43歲,謝某芳46歲,均為廣東省化州市人。    梁某華戶籍地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
  這幾天身邊的人都在討論章子欣失聯這個撲朔迷離的案件。我也讀了好多報道和網上的討論。
  
  結合媒體報道和從其他渠道獲知的一些信息,談一下我的想法。
  
  1
  
  根據象山警方發布的通報,梁某華43歲,謝某芳46歲,均為廣東省化州市人。
  
  梁某華戶籍地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大墩坡村。據悉,梁已離開家鄉10多年,父親去世都沒有回去。他的文化程度為小學,一直以打工為生。據梁某華家鄉的村支書介紹,印象中梁某華的精神狀態正常,有家室,與妻子育有一兒一女,謝某芳并非他的原配妻子。(杭州網)
  
  謝某芳則是廣東省化州平定鎮平山鄉塘岸村人,關于她的信息更少。據稱,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五個哥哥。
  
  林書記告訴北青報記者,謝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買房、做生意為由向幾個兄妹借錢,曾向她哥哥借款50萬,但借錢后家里人卻聯系不上她,“幾個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林書記說,如今提起謝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北青報)
  
  據被采訪人說,她的脾氣不好,一旦不能如愿就會發脾氣。她常年在廣州、深圳等地打工。她和梁某華很相似,也是離家十幾年未聯系,母親去世都未回去。
  
  謝先生(村干部)說:“她應該是有兩三次婚姻,但是不太確定。我知道的是她沒有孩子。梁某華曾經來過我們村一次。”(錢江晚報)
  
  謝梁兩人應當很早就相識了,并且這么多年都在外一起生活。根據我得到的信息,他們幾年前曾在廣州以夫妻名義租房。
  
  2
  
  不清楚謝梁兩人這十幾年做什么工作。應該是到處打工,可能做過小生意,但看起來并沒有賺到什么錢。
  
  從去年11月開始,兩人開始變得反常。
  
  他們從11月開始,結伴到全國各地旅游,半年多中間到達過的地方有重慶、武漢、云南、鄭州、九江、杭州、長沙、三亞、廈門、青島……
  
  這留給我的印象是,他們從去年11月起就決定要一起自殺了。在自殺前,他們想看遍人間風景、把錢揮霍完。
  
  而自盡的日期可能也早已定下,是7月8日0點(陰歷六月初六)。至于原計劃中有沒有女童,我認為可能他們考慮過,但沒有決定。
  
  如果謝本人沒有生育,可能會感覺這么死有遺憾,或者,兩人覺得去陰間太冷清了,不如帶個娃娃一起走,或者,像網友猜的陰婚需要花童。
  
  由于實施的難度肯定很高,他們未必一開始就下決心這么做。可能也在找是否有孩子和他們“有緣”。
  
  為什么從去年11月開始有這舉動?不清楚。可能遇到什么挫折(這個挫折可以是經濟上的、健康上的),再加上受什么迷信思想蠱惑。
  
  那么,他們會不會信邪教呢?我所說的邪教,是指那些被定性為邪教的教。我在青島滅門案中寫過,國內幾個邪教基本都是在北方比較盛行,它們篡改基督教教義,宣揚世界末日論,宣揚成年人不用工作,孩子不用上學。
  
  這些邪教的主要目的是斂財。他們會給信徒洗腦,迷惑他們獻出全部身家。許多人因此破產,居無定所,四處漂泊。(從這角度看,他們這狀態有點像。)
  
  但我還是傾向于認為他們并沒有信那些邪教。我個人感覺廣東那里本土文化特別強,不太接受全能神之類邪教。
  
  其次,從他們選擇鬼節(陰歷六月初六)投河,QQ空間里令人窒息的三山國王圖片,作案前拜訪潮汕看,他們應當還是很迷信潮汕一帶地方信仰。我今天讀到一篇新聞里的專家說,當地沒有發生過個人或者集體異化三山國王的情況。
  
  但既然都是迷信,加上這些人本身大腦比較偏執,自己會加工、扭曲那些信仰,可能也沒有道理可講。
  
  從他們自殺前幾日在鏡頭中輕松、愉悅的神情看,他們不認為自殺很可怕,自殺是一種“新生”,譬如,死后會靈魂升天,會投胎轉世成夫妻……
  
  3
  
  在2019年6月,他們來到了千島湖的淳安。為什么到那里?我猜是為了景點千島湖。
  
  我認為投水自盡是他們一開始就決定了的死亡方式。
  
  6月已經臨近他們計劃中的自盡日期,錢也不多了,他們便在那里住下來,等時間一到就去千島湖自盡。
  
  他們住在七天連鎖酒店,也不出去看風景,只在中午才會在大堂坐坐,在我看來就是在耗時間。
  
  可能在百無聊賴的等死過程中,他們無意中發現了可愛的章子欣,覺得很有眼緣,認為是老天安排的。
  
  章子欣奶奶說,租客告訴她,他們本來定了7月6日離開的機票,但看到章子欣后,把票退了,決定租他們家。我覺得這是租客的謊言。
  
  在7月4日騙走女孩后,他們不可能再在當地實施犯罪和自盡,得去其他地方。
  
  他們最初投河自盡的計劃沒變,所以他們接下來的線路都是在找水……
  
  他們7月4日帶女孩離開,到7月7日女孩失蹤,短短四天,竟然去了三個省(福建、廣東、浙江),行程安排極為緊湊。
  
  但這些行程中并沒有他們對孩子父親聲稱的“上海”和“溫州”。
  
  7月4日,他們帶上孩子前往福建漳州。媒體稱,他們曾和一個福建號碼聯系過。福建號碼是什么人,相信警方很容易查到。
  
  他們發給孩子父親的視頻,女孩戴救生圈在海邊,后被網友證實,那里其實是漳州附近的東山金鑾灣。
  
  他們為什么去那里?如我前面所說,他們要在7月8日0點到來之前找到合適的水域自盡。可能金鑾灣的名字對他們來說(帶金、錢字的),聽上去風水比較好。
  
  但或許到了那里,發現風水/風景不合意,決定另覓他處。
  
  離開之前,7月5日,他們轉到了潮汕。(是去廟里拜三山國王嗎?)
  
  7月6日15:30,他們從潮汕坐動車前往寧波。當女孩父親發微信問他們是不是在高鐵上時,他們發了在高鐵的視頻。但女孩父親以為他們去溫州。
  
  為什么去寧波,可能因為他們查到那里有個豪邁的地名“海上長城”?覺得那里是自盡的好地方。
  
  7月7日一大早,他們來到“海上長城”后,發現沒有海,覺得很失望。司機建議他們去東錢湖。(新京報)
  
  在期間,女孩父親變得緊張,不斷在微信上要求帶女孩回來。
  
  可能被女孩父親影響了心情,坐在網約車副駕的梁某在車上笑著用臟話罵章子欣。(新京報)
  
  下午,梁某還讓司機把當時他們的位置用語音發給女孩父親,因為他自己普通話不好。
  
  到達東錢湖后,他們應當對這里的風水/風景是滿意的(因為后來又回到這里自殺),但不知道為何,他們當時把開走的司機叫了回來,又提出要去松蘭山。
  
  根據新聞報道,他們在松蘭山景區帶著女孩在海邊徒步很長時間,在19:00-22:00之間,章子欣消失了。他們兩人又打車回東錢湖投河自盡。
  
  據最后載他們去東錢湖的司機所說,他們在車上的一個小時內一言不發。他們剛剛對女孩做了什么,并且面對真的馬上要到來的死亡,他們那一刻才感覺到緊張吧。


相關評論
問問律師網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   工傷賠償  |   南京律師網  |   12346網址  |   廣西律師  |   法詢在線  |   找法網  |   合同網  |   云南律師  |   法律熱線  |   虛席以待  |  
Copyright ©  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皖ICP備12007021號-12  咨詢熱線:15251840888  免費法律咨詢

海南体彩注册